热线电话:020-66673188

新闻动态

最新动态

家政服务人员难请 过半订单来自二孩的家庭

阅读:173次日期:2017-03-07

 ● “找保姆难,想找个有经验又称心的保姆更是难上加难。”

  ——合肥市民王先生

  ● “目前家政服务业普遍缺乏专业培训,技能水平不能满足用户要求,具有较高综合素质的专业家政服务管理人才极其紧缺。 ”

  ——省妇女职业介绍信息服务中心主任宛志英

 传统观念制约从业人员少,供需对接难

  “找保姆难,想找个有经验又称心的保姆更是难上加难。 ”合肥市民王先生对此深有体会。王先生的父亲今年80岁,由于脑血栓造成身体偏瘫,王先生先后找过多位保姆,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较为满意的,可是,保姆今年过年回家后,就没再回来上班。王先生不得不重新找保姆,但是至今也没有找到合意的。

  “看护半自理老人的住家保姆,3年前的工资还是每月1000多元,现在涨到了2000多元,加上吃住,超过了2500元。 ”王先生说,请个保姆费用不低,让他这个工薪阶层经济压力有些大。但就这价格,有时候花了钱却享受不到应有的服务。

  省妇女职业介绍信息服务中心主任宛志英说,家政服务工作比较辛苦,在一些人的心中,还有“当保姆低人一等”的陈旧观念,让一些人在择业时望而却步。 “现在,不光是城市就业人员,来自农村的年轻人也不愿意从事这工作,目前家政行业里的年轻人很少。 ”

  “因为市场供求失衡,家政服务价格不断被推高,雇主的预期和标准也随之提高。 ”宛志英说,从人员构成来看,家政服务人员大多为下岗或失业人员、农村富余劳动力;从年龄结构来看,从事家政行业的人员,40岁以上的居多,这些人文化水平普遍较低,技能单一,年龄偏大。而目前家政服务业普遍缺乏专业培训,技能水平不能满足用户要求,尤其是具有较高综合素质的专业家政服务管理人才极其紧缺,造成了雇主和家政服务人员的对接难,“保姆荒”更为突显。

  ● “在家洗了两次澡,孩子就受感染了,家里请的高级月嫂名不副实。 ”——家住肥东县城的梁女士

  ● “行业内还没有统一的机构进行认证,各家政公司一般还是沿用以前的公司标准,各公司自己按经验和能力给月嫂划分级别。 ”

 

  等级认证随意 公司定星级,质价不相符

  “在家洗了两次澡,孩子就受感染了,家里请的高级月嫂名不副实。 ”不久前,家住肥东县城的梁女士生孩子,丈夫通过一家家政公司聘请了一位高级月嫂照顾孩子,不料一周后,孩子的肚脐受感染,梁女士赶忙将孩子送往医院。

  梁女士认为月嫂不够专业,在她的追问下,月嫂坦白自己只持有“育婴师”资格证,而且还是在到梁女士家工作的10天前才取得的。梁女士非常气愤:“我花6000多元钱一个月请的高级月嫂,竟然是个刚持证的新手! ”

  3月2日,记者来到合肥市安庆路一家家政公司,工作人员马经理告诉记者,月嫂的工作一般包括照顾孩子和产妇。高级月嫂一般服务过6个雇主以上,从业一年以上,有相关证件。该公司是根据顾客的口碑对家政人员进行评级,高级月嫂一定具有与其能力相匹配的专业水准。

  合肥市一家家政公司工作人员张女士告诉记者,公司将月嫂分成初、中、星级、金牌等几个级别。她向记者推荐了一位报价6000元的星级月嫂,“虽然是公司自己评的星级月嫂,但是他们一般都工作5~6年,没有客户投诉,有能力有经验,你放心。 ”

  记者通过对合肥市多家家政公司进行走访发现,几乎每家家政公司都自己对月嫂划分等级,一般划分为初级、中级、高级,一些家政服务机构还划分了金牌、特级月嫂。等级划分的标准,是由各家政公司自己制定的。

  “虽然国家去年出台了《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》,将母婴生活护理服务分为了一到五星级和金牌级六级,但是,行业内还没有统一的机构进行认证,各家政公司一般还是自己给月嫂划分级别。 ”合肥诚鸣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说。

  ● “家政公司创办门槛较低,普遍‘小、弱、散’,还有一些无营业执照的‘野家政’,影响家政行业的健康发展。 ”

  ——合肥市徐敏家政服务中心主任徐敏

  ● “要加快家政行业健康有序发展,必须推进家政行业规模化、员工化和品牌化。 ”

  ——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

  行业发展滞后 进入门槛低,公司中介化

  在合肥市安庆路与六安路交叉口附近,有一家不大的门店,门头挂有“家政”两个字的标牌。记者进入门店里,看到只有两名工作人员。相较于线下实体家政公司,一些网上“家政公司”则更“精简”。记者通过一家咨询服务类网站,找到了一家“家政公司”,表示想要找一名钟点工,对方询问了房屋面积、具体地址,给出了每月1600元的价格。当记者提出想到该公司实地了解情况时,对方表示自己是家政中介公司,并没有具体的办公地址,都是通过电话来帮助对接家政人员和客户,如果客户对家政人员不满意可以重新选择。

  “家政公司创办门槛较低,普遍‘小、弱、散’,还有一些无营业执照的‘野家政’,影响家政行业的健康发展。 ”合肥市徐敏家政服务中心主任徐敏告诉记者,很多家政公司就是中介,介绍雇主和家政人员见面谈,双方觉得合适就行,根本不会管理。绝大多数家政公司甚至没有核查家政人员的身份,出了问题,就关门了事。

  徐敏表示,家政公司应当承担管理职能,对家政服务人员身份、健康状况、职业道德、服务水平进行核查验证,提供必要的岗前培训、跟踪管理、监督指导,定期回访了解服务情况,甚至为其建立个人职业信息档案。

  “加快家政行业健康有序发展,必须推进家政行业规模化、员工化和品牌化。 ”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商务部门将继续开展“放心家政”体系建设,整合现有家政服务资源,认真实施家政服务工程,大力推进家政服务网络中心建设,着力培育家政服务龙头企业,鼓励龙头和专业型企业通过品牌输出、特许经营、联盟等方式,辐射、带动中小家政企业,力促家政服务业规范、有序发展。